CANTACT 联系我们

真武山憩园之一张褪色的照片

真武山憩园——我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一个名字。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地方,没想到这一别便成了永远,后来的我只能从一张褪色的照片中努力回忆他的样子,而真武山憩园也成了我心中的一个解不开的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真武山憩园还是那么的倔强,不管我如何努力,真武山憩园终究还是不愿从我的脑海里离去。每当有人在我面前提到真武山憩园,提到成都的陵园公墓,我总是会抑制不住自己去想起他,想到我们一起经历的那些喜怒哀乐,于是我总是会忧伤,会怀念,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不止一次我从梦中惊醒,我看到他对我说真武山憩园很美,可是他却很孤独,他说他希望我可以去真武山憩园看看他,哪怕只有一首歌的时间也好。以前每次他等我的时候,我总是说再给我两分钟的时间吧,就一首歌那么短。他也总是笑着答应,而现在他希望我去真武山憩园看他,我却犹豫了。其实我真的真的很想去,去他睡着的真武山憩园,我想告诉他自从他走后我也很孤独,我想去真武山憩园去看看他,告诉他我很想他。
  可是真武山憩园很远很远,我找不着路,我害怕迷路在里面。从小我就对陵园公墓有着莫名的恐惧,即使是上次我和家人去过一次真武山憩园,我也只是在门口徘徊而久久不敢跨出那一步,我真的害怕,我怕真武山憩园那寂静和庄严,我怕每一个或平静或活泼的灵魂。我对陵园和公墓充满了敬畏所以我总是对它们敬而远之,我不愿意去接触它们,因为我以为接触便是冒犯。小时候放学回家会路过公墓,我会宁愿去绕一大圈也不要看到,而且我也会做各种噩梦,我经常从梦中哭醒。我觉得真武山憩园肯定也是我梦中看到的那样凄凉,荒草杂生,到处是大大小小的土坡,虫子在土坡上挖洞。想到这里,我就会起一身鸡皮疙瘩。可是在梦里他居然告诉我真武山憩园很美,我很惊讶,可是我相信他,可能真武山憩园确实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于是我觉得去看看,我找到了真武山憩园的地址,到了之后我才发现其实它离成都很近,路线也很简单。在真武山憩园的停车场停好车后,我小心翼翼的踱了进去。我惊呆了,我看到真武山憩园枕青山、抚流泉、鸟语花香,宛若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