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世界的本来面目是怎么样的

答问二:罗胖曰,人生按照不同层次,实际上有三种不同的痛苦,分别为匮乏、无聊、焦虑。那人有钱、健康和爱,只不过是免于匮乏。可以从无聊和焦虑二角度说明他苦海无边。
听到熊老师今天的问题,想到这三样东西:健康的身体、花不完的钱、爱ta的人,其实都是一个参照系。俗话不是说:幸福都是对比出来的么。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把这些参照系都拿走,作为一个传道者这时候“乘虚而入”,基本也就搞定了。不是说,对一个女人最大的惩罚就是,给她天使一般的面容,魔鬼一般的身材,同时给她一座具有她所希望所有奢侈品的城市,但是这个城市里只不允许存在两样东西:
1、能映射她容貌的介质;
2、赞美她的人。基本跟这个道理一样。
不过,这么做其实有“上手段”之嫌,等于是人为的加快了进程,这在佛教里是不对的。
那怎么办呢,作为传道者做时间的朋友,等待ta的参照系发生变化的时候,再去告诉ta: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有漏(参照系变化)皆苦,只有涅槃寂静。所以跟着熊老师学习,得有一个好身体。
佛学浅谈:【“有我” vs “无我”】
——对“既然´无我´,那么谁在修行?”问题的思考
既然“无我”,那么谁在修行,谁在轮回,谁会解脱呢?
1、现象≠本质。这个问题一定程度上等价于:既然“没有汽车(只是一堆零件和元素)”,那么到底什么在路上跑?什么在把人撞呢?
汽车是一个现象,把它看成是一堆零件和元素则是“本质”。但是现象是现象,本质是本质,现象在台前,本质在幕后,现象是一道道菜,本质是厨房工艺,它们都是一样重要的,但绝不要相互混淆、试图彼此取代或以此解彼,因为这是不同的维度,为什么要混为一谈呢?
2、现象>本质。虽然汽车在本质上是一堆零件(甚至是一堆元素),但是一堆零件≠汽车本身,它必须通过一定的严密的程序进行生产、组合、调试后才是汽车。一大堆钢筋水泥砖块也只有通过各种人财物有机地聚合后才能够成为房子。所以,现象≥本质+非本质,整体>部分之和。虽然我们知道车和房子都不能永远存在,那么到底是“有车”还是“无车”、“有房”还是“无房”?这个有必要问下去吗?
3、现象为终。解决现象问题(例如解决人的各种痛苦和烦恼)要从本质入手,但本质本身≠现象;解决现象问题最终还需要回归到现象层面,研究本质只是手段,解决现象问题是目的,本质为现象而服务,现象为始也为终!
4、多维现象:人是什么?他可以是干活的机器,但同时也可以是丈夫、儿子、爸爸、总统、教授、凶手、兽医、行者等等。难道这些角色不能是同一个人吗?如果我们可以理解和整合这些“冲突现象”,我们能够知道事物的多维性(所谓“本质”,不也就是其中的一个认知维度吗?)那为什么偏偏在“无我”的问题上纠结的不行呢?
5、逻辑≠一切。假如狗天生是色盲的,那么你能向一只狗描述出“既不是黑色、又不是白色的另一种颜色(比如色)”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吗?
蚂蚁理解不了狗的逻辑,狗理解不了人的逻辑,人应该也有人理解不了的逻辑。问题往往并不能由导致这种问题的思维方式来解决。
所以,当我们在提问时,要不要反思一下为什么要问?我们有没有做出一系列的认知预设?也许跳出问题本身,会出现一片崭新的天地!
佛学的思辨果然烧脑,课后思考让我琢磨了许久,试着回答一下,请熊师指教。
第一题,我认为把“我”分解成“四大”,逻辑上有问题。如果人和世间万物没有分别,都是由四大组成的,那么“我”是否随时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东西呢?比如一棵树或是一块石头,按这个逻辑应该是可以的,但事实上却不行。又比如按照这个逻辑,人如果缺了一个什么东西,用任何东西接上就可以了,因为组成的元素都一样嘛!但其实不可能。所以,我认为“我”不仅仅是“四大”组成,也不能简单分解为“四大”。
第二题,这名凶手的行为显然是杀人了,他杀死的是在他行为发生的那一刻的“人”,而他组合起来的又是另一个“人”,此人非彼人,二者不是同一个人。所以,他的确杀死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