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如果“无相”的信念足够强大,分离的手脚也许

抢钱这事在我身上发生过两回,都是偷袭,一次尾随,拽了包就跑,因为没容易拽动他反而跌倒了,是个不到20岁的年轻小伙,我感到他的慌乱,又想到身份证丢了实在是麻烦,就连锁性反应奋勇直追。后来他跑到地铁站旁空地密林里,有辆车停在那、我听到里面大口喘气的声音。驾驶座位的人听到我的敲门声故作镇静,说啥也没看到。那时是非典时期,车牌号是河北的外地车,我觉得也许人困在北京都不易,就冲小树林喊把我身份证还我就行。后来报案了,我说是抢夺不是抢劫。又过了一周,老爸打电话说有个包裹寄到家里,是我的包。里面只有身份证。
一次晚间回家,用拳头突袭击后脑,我应声倒下时已经晕了,因为看到地面是变形的,就像是慢动作一般向前倒下。但还有意识到护照在包里,不由自主把包放在前胸,而且同时我听到一个如野兽般愤怒的声音竟然是从我口腔里发出的。我倒地后清醒时也许就是几分钟后的事,垫包的手的皮已经破了一大块。路上没有一个人,我快速跑到小区单元门一股恐惧袭来哆哆嗦嗦开门,真武山憩园官网同时看到不远处垃圾桶后有个人在窥视,我意识到是那个偷袭我的人,也许他被那声野兽般怒吼吓跑了,我后来想。
没有“应该”,只有一刹那“下意识”都连锁反应,也有意识的参与。但肯定直觉上判断利大于弊才会去反抗。
细想自己,我不是个爱财的人,但这两次经历认识到自己是个不太容易放弃的人。而且我也看到袭击者的恐惧,还是有生的希望的。如果有人都砍了我手脚了,估计损失已经发生,但我也还会向生努力吧。因为好像是有个“生”的信念的。那声匪夷所思的野兽般怒吼,让我有种“保护者伴我身边”或者“那就是我本能未发觉的潜力”,所以,相信自己死不了的信念才会比较强烈吧。
小时候记得看过好几次踩火焰吞铁球的表演,毫发未损。我猜也许人内心的信念或者叫能量的东西是可以保护人在异常时期特殊功能的发出的。所以,也许如果潜意识里真的相信这股力量,他是可以逃脱外部威胁的。这也许是有别于“反抗”或者“求饶”或者“无能为力的任人宰割”的另一种求生方式。至于已经砍下的手脚,如果信念足够强大,也许会自动止血止损;如果“无相”的信念足够强大,分离的手脚也许能再次聚合而痊愈也不得而知。能做到的已经成佛,这种事对于他们来说也就不奇怪可以发生了。那他可以克服一切恐惧,包括生死了。这就是真正的涅槃境界了吧~哈哈~
起初看到问题,第一想法就是跑,要不就把对方放倒,然后报警,真武山憩园而看了几个朋友的留言,觉得挺有启发的。想起了南老师说到的一个问题:如果有个强盗绑架了你,问你要钱还是要命的时候,我想没有人会选择要钱,因为钱是身外之物。紧接着南师又问,什么是命呢?我把你大卸八块,然后放你走,没要你的“命”,只是把你的胳膊和腿还有头砍下来而已。南老师的这个问题困惑了我好多年,今天熊老师也提出了相同的问题,我觉得如果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能够去掉分别心首先要明白什么是“命”,就像看山不是山中的“四大”解释一样,做到逻辑自洽。才能真正从意识上不畏惧死亡,从这方面说,如果光用因果律来解释:因为上辈子做了错事这辈子才被剁掉手脚这样的解释有些苍白无力。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人从小生下来就是无手无脚的聋哑人,一生都躺在床上,也没有后代,那么他今生既无恶业也无善业,相当于不记业,假设他此生受的惩罚已经可以弥补前生的恶业,那么他是不是他的业报基本就没有了呢?这样是不是就基本成佛了呢?那以此类推,是不是植物人最应该成佛呢?或者树木,石头比人更能成佛呢?希望能从熊老师后面的课程得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