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儒学诞生于周代封建制的土壤

儒学诞生于周代封建制的土壤,和秦汉以后中央集权的郡县制社会完全无法合拍,而儒学与孔子偏偏是在集权社会里得到高度推尊,各种风浪由此而生。
这是分析很多问题的逻辑基础,有此观点,很多问题就好理解了,确实也有很多的内容是不适合现代的社会了,但有些对事情的看法还是值得借鉴的,毕竟人性还是没怎么变。其中的巧妙,要用心体会。
有关“同姓不婚”
觉得这个观点:“不同氏而同姓是不可以结婚的”很独特(因为没有涉及到“氏”的限制条件,而是单独出现,但是解读都时候出现了“氏”),而且和自己之前的常识不符。所以就去粗粗百度之,在百度词条里面发现了下面的内容:中国从西周时代起,就确立了这一婚姻制度,出于伦理和生理两方面的考虑。如“同姓不婚,恶不殖也”(《国语·晋语四》);“男女同姓,其生不蕃”(《左传·僖公二十三年》),认为同姓通婚将影响种族的繁衍和后代的素质。
据《魏书·高祖纪》载:“夏殷不嫌一姓之婚,周制始绝同姓之娶。”这些内容也没有涉及“氏”的内容。此外,单说不同氏但同姓是不可以结婚的,那一下这几种结合都是可以的咯(假设所有人都有姓有氏的话)?
同氏同姓
同氏不同姓
龙泉驿真武山憩园不同氏不同姓然后,如果以“子”为姓“孔”为氏的话,孔子曾经师从老子,那就是说他们是同氏咯?按照后世逐渐隐去氏而突出姓的话,那就是老子是孔子的族叔?
西周封建制,自上而下,层层分封,地方代行周王权力,地方治权实际是诸侯在操作。灭商,不像我们在历史书上看到的,顺应民心,一边倒帮助周,商的王族贵族并不服气,也瞧不上周,脑袋灵光喜欢经商的族群,不会喜欢在边疆擅长耕种的族群,不仅不是一群人,更不是一种文化。春秋五霸这一批诸侯,不是西周第一次分封的,最早那一拨叛乱,包括管叔鲜,蔡叔度,霍叔鲜处等周王族,以及商王族武庚,平定之后重新分封的,周人开始注意到,不能把商的贵族和国人分封到一起,分别分到了宋和卫,防止人心思旧,滋生反叛。再次分封都是文王,武王和周公的后人,就像一幅国际关系图。秦汉之后,已是集权制,商君在秦国的变法,也是要求是虚封,有爵位而没有封地的治权。儒家非要在集权制里面,行分封制的运作,要么重新解释自家学说,实际操作也是礼法并用,要么就寄希望于君主个人的操守和德行。
的书看了一些,感觉总是能跳出经典的束缚,从框架和背景来理解和认知。让我们不在膜拜经典而变得独立,不再迷惑道理与现实的矛盾而变得思辨和跳脱,不在厚重和沉闷中负重,而变得轻快和俏皮。古人也是人,圣贤也不过是后人的后人的后人等等封上去的,他也是人。地气重要,高度也重要,理想很重要,现实也很重要,坚持很重要,变通也很重要,总之生存和发展最重要,其余的其实不重要。
《左传》的真实性从当前来看确实很难考证 但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参考 1.《左传》是《春秋》的补充 尽管《春秋》叙事简单 也可以作为印证 2.《左传》中对人物的记录并不是一味的歌功颂德 对人物和事件评价虽有一定主观性 但也可体现一定的真实性 3. 除《左传》外不知是否还有同一时期的著作 也可作为验证 无论如何《春秋》《左传》作为最早的史学类著作 对后世的影响和贡献都是极大的
读完这篇文章,有两点让我极力触动。龙泉驿真武山憩园一是在看待历史的时候,不要被那些脸谱化的形象所误导,必须还原到历史事件本身当中,就像罗胖曾经的视频节目里讲的许多人物,一旦我们进入到他们当时的处境,就会知道这些人所做作出的在后人看来荒谬的选择,其实是无比智慧和无奈的。二是和熊毅老师一样,我也怀疑这些所谓的古书有多少真实性?想起了《得到》前一阵子讲的孟姜女故事,故事发生在秦朝,但实际成型也不过几百年,都是在历史演进的过程中被人们逐渐添加篡改的,这些经典书籍,在古代并没有极好地保存技术,难免会被一些人或统治者根据自己的利益需求进行篡改,我们现在读到的是否真的就是最原始的那份书稿呢?